沉深深

Biu~

花萝是在重制版前一夜碰到了那个在万花歪脖子树上打坐的炮哥。
那时候很担心自己的笔记本配置跟不上重制版,在师门群里约徒弟徒孙弥留截图无果之后一个人来了花海。
我菜是真菜。我的勾勾西武器都是大徒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带我打出来的,我在地上喊666那种。以前用本体军娘甩轻功从来没有一口气上过那棵歪脖子树。
花海里有好多人在热热闹闹地炸着烟花,刷着世界喊话,截着图。浪凌飞师兄吹着笛子,天上洋洋洒洒飘着雪花。
可这次上树动作竟然一气呵成,我一下子窜了上去。在熟悉的挂机的地方,我见到了不熟悉的黑衣劲装白发唐门。
我靠近了一些,用我的平胸给满血的炮哥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清新,彼针,局针。
我坐下,好奇地看着他:“你好”,还带了一朵花花。
大概是出于礼貌,他说:“你好。”
鉴于第六感疯狂的暗示,我就鬼使神差来了一句:“在等人吗?”
炮哥微微怔住,然后看着揽星潭回答道:“是的,在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后来具体的对话内容我忘了。因为是重制版之前的聊天记录我也不会找回。反正是两个伤痕累累的心互相取暖吧。我果然只适合当一个倾听者。
后来我侥幸坐上了最低画质的末班车,归去来,归去来,再后来,炮哥加了我的本体,断断续续地讲着自己的故事。
我咸鱼是真的咸鱼,炮哥在勾勾西体验了几把1V3,以及见识了没能上马就被摁住的天策的惨烈死状之后对我的狼生表示了质疑。
别说了,他配装完美,命中刚好,就我多余,真的。
作为一个真军娘,我深刻知道社会市场的严峻性,说什么军娘好帅军娘求嫁军娘快来踩我――撩完爱的还是奶妈小姐姐,对不起,因为我也喜欢奶妈小姐姐。更不用说一只水笔。我坚持咸鱼修仙玩法玩了一年多,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炮哥是个实力散排十二段选手。在刚遇到他的时候,他还有一个炮萝师父,我曾经看着他们俩在万花吊桥的这头鸟翔碧空讨论最优化击杀和技能的滞空期处理,然后师门相残轰轰轰地验证想法。我,没人疼没人爱地里一颗小白菜,从不张嘴要求的水笔,表示触及了我的游戏知识盲区。你们唐门都这么猛的吗?你们是不是真的打两下木桩还要停下来算函数?告辞告辞。
突然有一天吧,我快断网下线的时候,炮哥问我:“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也是愣住了,从没有去想过这样的问题,一起日常一起挖山头一起挂机一起聊天,聊天涉及的内容偶尔会超过朋友这一层。虽然作为倾听者的我早就,早就放弃表达自己了。我退了组,一路向着成都外的墓冢而去。他也真的找到我了。我记得以前我一个人第一次来这,背景音乐很恐怖,墙上的棺材会突然打开跳出僵尸来,我还打趣说要带另一个人来这里然后给最怕这些的他讲鬼故事,虽然他已经不在了。我也经历过很痛苦的一段时间,上着课都会忍不住逃出教室哭起来,反思自己,唾弃自己,然后又收拾好自己重新上路了,然后我也成功走出来了,所以我更爱自己了。我知道他有过更辛苦更现实的一段情缘,很心疼他,把一个桀骜不驯的丐哥磨练成罩着假面的炮哥。毕竟情缘这种东西,真心一旦开始交付,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打着哈哈回避:“非要回答不可吗?你这一问完全可以劝退我。”
然后我抬头看了看他的名字,他的名字里有他前女朋友的名字。
炮哥说着不是,难掩求之不得的失落。
他转身出了墓冢。
我一边密着世界上出烟花的小姐姐,一边找着他的位置。
我也真的找到了,焦点,可真是个好东西。
一座小山的山顶,我稳稳着陆,望了一眼断网的倒计时,我看向他。
光阴几度逐流水,流水何曾忘光阴。
江湖快马飞报!军娘在成都对炮哥使用了传说中的【万家灯火】。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在灯火掩映之间,若是见到了决心追寻一生那个人,不免驻足久视凝望。
“情缘,晚安。”
一片灯火掩映之间,白眉阴阳眼的炮哥突然看见英气的军娘,然后随着宿管大爷一掐网线,军娘就突然消失了。
大学狗表示很满意这个场景效果。

花萝是副业,军娘是主业。
后来花萝也荒废了,盆栽盆里长出了杂七杂八的杂草,成为了军娘的移动金库,储物库以及皇竹草收割机。
我记得炮哥说过一句话,虽然情缘却互相保持着分寸,不会越界。
我还打趣说,就是互相取暖。
对于一个需要走出情伤的人来说,有另一个值得挂心的人转移注意力是最快的方法。
我们都不在那段最难熬的时候了,江湖甚大,相伴打马纵歌。解甲归田,心中熨帖。
一笑出门去,千里落花风。真的足够幸运了。
成为咸鱼的情缘之后,炮哥认命地从从不打大战的纯屁威屁技术流鲸鱼沦为到处刷挂件做成就的咸·娃娃鱼。是不是咸鱼的日子真的太舒爽了?不对,你们咸鱼过吗,咸鱼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咸鱼真的很舒服,你们要不要体验一下。
给炮哥起个名字吧,就叫唐墨好了。
唐墨的炮萝师父突然不声不响地A了,还是在我替他清日常手误点开了那封信的时候才发现的。
然后账号也留给了唐墨。
我记得他的好友列表空空的,只剩下我了。
━!孤寡老炮!真的很想替他找一些靠谱的亲友,我不在的时候可以跟他玩,顺便重回他屁威屁的巅峰状态。
但是怕被他捶orz。
还是先问一句有没有双梦的可爱的小伙伴愿意加!入!我!们!一!伙!好的我知道没有。
唐墨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虽然表达方式不一定温柔。我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最擅长听别人讲故事。
唐墨是一个老师,我的兼职是一个老师,我们隔了好远好远。
我很明白现实的现实性,所以每次有人嚎被发狗粮的时候,我都只能默默微笑然后咽下心头一口老血。
唐墨现在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上班,休息日才能回家,没有朋友,会感到孤独。
唐墨现在已经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纪。在这一点,我不多言,我只希望,你是幸福的,自由的走进婚姻的殿堂。
唐墨还在事业上升的打拼期,不喜欢好好吃早饭,因为太忙还经常会错过剩余两餐中的某一餐。唐墨很瘦,都快和我一样重了。
唐墨啊唐墨,这个树洞为你而写,却说了好多好多我自己的事情。
心者,行者,火炼之猴,经历越多心智越坚,悟空即是你此行的目标。
唐墨啊唐墨,我很想见见温柔的你,无关风月,就想越过人群抱抱你。
这个世界上,无可奈何事情很多很多,而且你又没有能力去改变,你会渐渐的麻木,学会淡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都会淡淡的退出对方的生活,希望这一天来的晚一些。
但愿等我见过你吧,不然你的温柔仅限于听说不是很惨。
唐墨啊唐墨,下次剑三展子,一起去看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