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深深

Biu~

最近应该是在水逆,接连碰上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生病啊打针啊吃药啊差点在水果店晕过去啊然后又虚弱地头痛啊动弹不得。
也很努力不让自己矫情地委屈,可是我特么夜深人静没睡着!黑灯瞎火特别想哭!然后就随手写点什么让明天早起上课的自己后悔一下恶心一下吧。
五月天常州演唱会又在我考试的最后两天开,上一次金华的那一场就在我专四当天。太远的我一个人去不了,近的却总是赶上错误的时间。
我大徒弟又陆陆续续A回来了,新的第二亲传徒弟是情缘的兄弟。情缘是路边一个在等爱人回来的炮哥。二亲传是个军爷,带着他现实里的小兄弟进了游戏,所以一个霸刀,一个唐门,两个天策,力道三废,组成了一支日常小队。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他们组队去打本打战场打竞技场然后我刷着节日挂件挂着机。有点难过的。但是没办法,谁让我的定位是咸鱼,我也习惯了拒绝他们。
今天和湘湘去了李渡城,一开始是哭着喊着不想去,后来还是被捉进去了。想起湘湘,我就觉得很难过。作为亲友,我总是拒绝她的多,然后拒绝之后自己静静挂着机。我遇到她的时候,是和我大徒弟在竞技场摩擦完。大徒弟下了,我就愣愣地站在长安城的信使前面。也不知道在等什么,天气很冷,寝室没点灯,就那样看了很久的屏幕。玩游戏的很多时候我都是那样看着屏幕。我不打架,我玩游戏从来不愿意肝。属于江湖游侠那样子的吧。走到哪算哪,有什么算什么,自己高兴自己乐意就行。因为一次拒绝了湘湘刷烛龙,然后自己在和上面的情缘炮哥与他的师父聊天挂机,湘湘发了很大的脾气。我是理亏的。以至于第二天上听力课收到她的信息的时候,我很没用的哭了,很惨的哭法。她说了好长好长的话。我忘了。大概吧。就是冷漠的陈述者那样的感觉吧。可能这就是见色忘义吧,可能这就是有异性没人性吧。我自罚三杯。
今天是六月二十五了,我玩剑三竟然也已经两年多了。我的花哥痴迷症竟然也奇迹般的好了。我不再强求职业和体型了,我只求游戏数据背后那些人都是温柔幸福的模样。
几个月之前我在墙上发过一条树洞。傻是真的傻,但是理智和晚节还是堪堪保住。

我只希望,你是幸福的、自由的走进婚姻的殿堂。唯有这一点愿望还是不变。

关于上面那张配图。

听我说喜欢花哥的两位大哥都非常实在地创了花哥号逗我开心,我很感动,也感谢他们,军娘的梦也圆啦。
这个江湖现在能让我留下的,就只有我那还在成长的徒弟了吧,还有常回来看看的大徒弟。要是我不在了,他们回来的时候会有多失落啊。
游戏里见活人的感觉真的特别亲切特别好。
我只想冲上去给你一套焦点打雷月季福字糖葫芦拥抱来表达我的喜悦之情。
学习真的是摸鱼的根本动力源泉,没有压力怎么会有摸鱼的灵感呢@发出了深夜时瓜吃猹的声音,喀嚓……

晚安!速度是七十迈,心情是鈤尼玛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