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深深

Biu~

孛马小故事

在旄水起源的这片群山,坐落着一个远离凡尘的小村庄,雪封苍山,与世无争,一派宁静祥和。

女孩提着裙边在山间穿梭,四处张望着呼喊:“小硕,小硕,你在哪?”

“原来你和他有一样的名字。”云小小摸着投怀送抱,躺着不肯挪窝的雪狐哭笑不得。习惯了近千年来水晶坚硬的冰冷之后,毛茸茸而且温暖的体温的确是……令人挪不开手!

雪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头扎进云小小怀里。

“他是个登山的旅人,到村口的时候虚弱地几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雪域的风雪冻坏了他的眼球。”

所有的族民都知道,这个地方乃龙脉所在,结界天成,绝非一般人能到达。

云小小向后靠去,黑色的水晶晕出黑色的光华。一缕银白的发丝从额前垂下,纵她曾有惊人的美貌,也难敌时间这把磨人的刀。

“他身上有很多刀疤,想来是历经了战场烽火多年的洗礼。毫无疑问的,他是朝廷的人。觊觎龙脉宝藏妄图称霸天下的君王不在少数。”雪狐的碧眼半阖。

“我不顾大家的反对,医治了他。要我对一个垂死的人不管不顾,我做不到。”

“他好些的时候,会给我讲那个世界的四季。人们在夏天纳凉吃西瓜,在秋天喜悦地丰收,冬天凿穿冰河捉鱼,一家人围着火炉取暖谈天。要知道,在墩牛山上是没有西瓜的,连草和树都没有,更别说春天盛开的繁花了。我们只有岩矿和雪水汇成的河流。”

“我很喜欢那个有四季的世界。”

“每天我都会去十里之外的落日湖采摘可以食用的冰花,捉肥美的冰鱼来满足他作为一个人类日常三餐的需求。他用餐前总会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我总是以吃过了回答。孛马吸收日精月华,不用进食。”

“我们知道彼此的身份,却从未戳穿。”

“他用玉料盲雕出有精巧云纹的簪花,说要与我共度余生。”

小小拔出发髻中那只莹莹白玉,银丝千丈缓缓垂下。

上天赋予孛马族的使命就是守护地域龙脉,光洁的额头上生有一处象征守护约定的角状凸起。

在族群诞生之初先祖就曾被告诫:人性中有一种腐朽,名为贪婪。

“不必再在战场厮杀的安定生活打动不了他,他放低我的戒心,向王军传递龙脉的消息。我曾对他来自另外一个未知世界心动,最后,却是我令他永远沉睡。”

“我没有等到属于我的春天,只能永世在寒冷的冬天沉沦。”

“我无法原谅给村民带来危险的自己,无法原谅不得不冻结阿硕灵魂的自己。在这里赎罪已经过去了一段漫长的岁月,我的寿命也已走向尽头。”

伸手摸摸怀里似乎是睡着了的雪狐,小小站起身来。

身后冰冷如雪的水晶,捂了千年仍无一丝热意。

小小的独角开始发出莹莹的白光,脸上浮现着幸福的微笑。

“阿硕,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等你说带我去看遍这人间四季。”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