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深深

Biu~

??一段神秘脑洞

  远远的能听到有什么人缓步向林中走来,踩得那地上积攒了一整个秋天的叶子都吱嘎作响。

  云青不快地摘掉眼睛上用来遮光的布条,抬眼望去,视野还是一片朦胧,像是氤氲了许久的雾气迟迟不肯散去。

  天色似乎暗了些,晌午夺目的日光早就被那厚厚的云层遮盖,冷意悄悄麻木着邓林中的过客。

  云青懒懒地支起身子,拂去肩头几片枯叶,伸手在脚边摸索了两下,提起酒壶便饮了几口。

  她曾在异乡的明月下想念,想念年少不得酿酒之法时,酿出的那一壶涩极了的桃花酒。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可那桃花瓣的味道偏不似其清丽模样,苦极。属实害惨了偷偷酿酒喝的孩子们。

  就好比公正地评价一个人,谁又可知那好似开朗的微笑之后究竟掩抑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呢。

  不知其人,不得其法,就不可贸然言其对错。

  云青仰头欲饮尽最后一口桃花酒,却被眉间忽然的凉意惊了一下――今年初冬的第一场雪的确比往年来的更早一些。云青自嘲地笑了笑。

  云青熟练地把遮光的布条塞进胸口,扶着一旁的长刀站起身来。人迹罕至的深山野林里竟然来了人?倒是稀奇的紧。丝毫没有一点作为野林常客的自觉。

  落雪的时候世界总是诡异的安静,四野俱寂。唯有什么人的脚步越来越近。

  云青静静地听了一会儿风声,确定来人不会给她造成任何威胁之后,似是忿忿地说了一句“扰人清梦”。她没睡够似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执了刀飞身上树。

  一袭白衣的刀客,卧在桃树光秃秃的枝干上,就像一大团,一大团蓬松的雪。

  等到云青再次幽幽转醒,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这一觉舒爽的紧。雪覆了薄薄的一层,也不会觉得冷,倒像是锦被似的。

  风雪渐渐大了,云青决定回家。

  她熟练地翻身下树,落脚却踩到了什么不熟悉的东西。腿一软竟堪堪跌倒在那东西上。

  咦?这东西暖和的紧。

  云青就着暮色在那东西上抹了两把。似乎是摸到了眼鼻口耳。

  她慌忙欲要起身,手指却碰到了那人胸前一块冷铁。

  云青猛地站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