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深深

Biu~

我已经忘了那人的名字了,但我还是深刻地记着她对我说的话。

我们不一样的,无论是成绩还是其他什么,我们永远不一样的。
(你永远也比不上我的。)

是,我那时候活的恣意,努力自由生长。病痛缠身时候也会懊恼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也质疑过自己。夜色下的操场一圈一圈跑到失声痛哭,向往的集体里好像从来不会有我。橘黄灯影里向我伸手的那个女孩子,我至今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也就是她给了我倔强但是又温柔的启发,大概。

获得阴影的方式就跟释放有害气体一样简单。即使后来大多数的人都温暖而充满善意,我也再没能从那句话里走出来。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自认无能,亦步亦趋。
做了很多尝试,认清了很多事实。

怎么就允许你在床上鬼哭狼嚎叫春,我在床下练琴就是噪音了?
以为真的是什么狗屁知己。
行,可以,我明白了。
既然我那么差,只会制造噪音,烦请千万不要再搭理我,算我眼睛不好看走了眼。
大家保持友好就行了。
OK,我这种自闭怪物不适合与人社交。
告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