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深深

Biu~

我姓柳,名衡,字淇

真的只是阿衡这个名字用的顺手啊!
真的只是随便写写捋捋思路啊!








苏北淇是北楚新继位的皇储。
柳衡是吴地铸剑师柳刀的女儿。

谷雨,蜀中唐门问道坡,唐家堡顶定风波。
初遇,柳衡问他,你为何,要给自己取一个那样苍凉的名字。
苏北淇说,言之必悼之。岁月长留,惟愿初心不负。
柳衡说,你一个屁点大的小孩子,哪里来这么凄惨的人情世故。
苏北淇说,你不懂。而且你就比我大十一个月。
柳衡说,你这人真奇怪,我喜欢你。
苏北淇:…………………………

铸剑师柳刀为苏北淇的父亲打造了一把被载入刀谱的妖刀。
名九泉,汲人血,镇妖邪。
令世人不解的是,名剑九泉是由柳刀的女儿柳衡带出江湖的,铸剑师柳刀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人说是柳刀是以自己的肉身祭了剑,有人说九泉就是柳衡打造的,甚至有人说柳家是悟得了剑圣的真传。
谁知道呢。
但是从来没有人好奇,一个吴地的铸剑师,为什么要给北楚的帝王铸剑。

一路同行,苏北淇时常会讲起他的故事,他去过的地方,他见过的人。
而柳衡,也勤勤恳恳地给他讲生活里的点滴。
柳衡带苏北淇去海边,从未去过的淡水的海边。
他们挽着手,在一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岛上,来来回回地走啊走啊走。天气很闷,看不清星星。海风吹着。海浪拍打着。
路很短很短,时间很慢很慢。
如果,这里就是永远就好了。
就好了。

沉默中,柳衡拿出了背后的一把刀。
苏北淇淡淡地抬眼,九泉?
柳衡说,是的,九泉。
苏北淇微微挑眉,表示疑问?
柳衡说,我是被山里的一群猴子养大的。我爹以身殉剑,只为铸一把能与干将莫邪相媲美的惊世之剑。我娘承其遗志,带它穿过数场战役。燃尽铸剑师的心血,以勇士的血洗炼它。你爹,北楚的国君,以欺君之罪赐死了我娘。最后,我失去了他们,只有这把剑。这把剑。只有这把剑我也不想要了。
苏北淇说,我们要的从来不是这把剑。
柳衡说,阿淇,我不恨你。
苏北淇说,既然你提起,我们还是算了吧。
柳衡一脸诧异地看着他离开。
柳衡很清楚地听见自己一字一句地在说,苏,北,淇。我们最好不要再见了。

其实他们都没有死,柳衡隐约听到有人这样说。
但是,如果活着,为什么,不来接我呢,柳衡说,我很乖的,为什么不愿意要我呢。我长到这么大,又算什么呢。

阿衡决定去长安找阿淇。
干粮也吃完了,鞋也磨破了,盘缠也花光了。
怎么还不到长安?
长安长安千里远!
阿淇就是在那么远的地方长大的啊,邻居不是猴子,三餐不是果子,有爹有娘,有哥哥,有姐姐。
阿衡心想……再往前走一天,若再不到长安,就回到山里,再也不出来。
走了没过半天,竟就到了长安。
就这样到了,长安。
路人皆惊异地看着一个风餐露宿的女子在皇城脚下大喊当今国君的名字,都以为她是疯子。有人想去押她,有人报信似的,匆匆跑进了皇城。
阿衡认得他,是那个给阿淇驾了一路马车自称将军的车夫。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将军是什么。国君是什么。
好一会儿,她看到车夫跑出来,对她说,不见。
不见?倒真是不见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见就不见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