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深深

Biu~

【神坑】梦里江南梦外情02

      “你们来晚了,秘籍我已交予他人。”叶玮突然对着门外没头没脑地这样说了一句。
        似是有一声轻笑,身前空气忽然凝住,两个人影渐渐浮现出来:“霸刀山庄的小少爷?”
       “……若霸刀山庄的人曾有一分真心对他,唤作小少爷也未尝不可。前人之痛,旧事莫提。”叶玮紧了紧身上的貂裘,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两个衣着单薄的明教来客:“你们不冷吗?”
      “真不明白江南怎么能冷成这样,又湿又冷,穿多了衣服又不好隐身做侦察。”其中一个少年模样的开始使劲地搓手哈气。
        叶玮失笑,转身将这两位明教来客引入书房,“喝点红茶热热身子,待客礼数不周,还望见谅。”
        二人的脸皆是一红:“对不起,尔等无意冒犯,隐身潜入只为研习贵山庄秘籍……”
      “我知道,江湖规则既是如此。”叶玮放下手中的九曲红梅,倏尔一笑:“又有客人来了。”
        伴着护院们由远至近的惊叫和“你们不能进去”,叶玮心里开始有点小慌张:哦哟,这批人好像很凶,这么冷的天气还有这么大的戾气。难道护院们在大佬面前只有尖叫报信的份儿吗,我得好好提高一下他们的个人素质,不然我的人身安全堪忧啊……
        一道淡蓝色的刀气夹杂着雷光铺成了一条地毯,还在叽叽咕咕碎碎念的叶玮突然停止了心理活动,数个霸刀弟子冲进书房。
        是了,柳铮。

      “不知细叶谁裁出?”年幼的叶玮指着围墙外初绽新芽的柳条问到。
      “二月春风是剪刀。”柳淇非常生硬地回答。
      “似!不是是!”叶玮尴尬地指出错误。
      “……是?”柳淇怔了一下,满脸憋屈。
      “似是似,是是是!”小叶玮差点气得跳起来打人。
        然后,小柳淇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叶玮表示,他也很想哭。
        那是叶玮第一次见柳淇,一只小小的粉团子被貂裘裹得圆圆的——他的双亲想要将他寄养在藏剑山庄。
        后来柳淇的爹离开,小柳淇生了病,他的娘也只好暂住庄上。

        新年来临,柳淇却没有新衣,叶玮便嚷嚷着要穿貂裘然后和他交换了衣服,在院子里玩着躲猫猫的游戏。
        叶玮围着小小的貂裘在院子里东翻翻西找找,却始终没能找到穿着自己一身明黄衣服的少年。
        耳边传来一阵雪地悉窣的响动,“柳淇?……”,肩头上围着貂皮的少年竟伸手将他猛地推下池塘。

        那是个冷极了的江南的冬天。
        霸刀山庄来人接小少爷回家。长子柳铮随行。
        破冰入水,刺骨之寒。冷到灼人的塘水僵直了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后来的事叶玮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一个明黄色的身影提着刀鞘,还有整整一个冬天的焚着的香和暖炉。
        柳淇跟着柳铮回了霸刀山庄。

        直到今日又见,又是故人见。

       “柳铮,这笔账,我来算。”

评论

热度(2)